/
 
 

如寄:倡予要女,婆娑其下,最是良辰美景

 

倡予要女婆娑其下最是良辰美景

我搬到這裏,少說也有一年多,有一段通往西鐵站的路,我一直想走走而因這個那個原因沒有走成。周日那天,你另有活動,我就試着一個人漫步了一趟。

 

中秋已過,火傘依然高張,氣溫未算大減,到底已有清涼秋意。沿着排洪河道,林蔭之間,有疏落的村屋;有車路,但車少行人也少,很靜,卻不陰森怕人。整段路最吸引我的,還是其中一小段寛闊開揚的河道,竟看到十數隻水鳥在悠閒涉水尋食。偶然有一飛而起的,伸着長腿,慢慢降落在另一邊的水中時,又是另一種引人的姿態。關關雎鳩,在河之洲,會是這種況味嗎?你好像也愛觀鳥的吧,在這裏,鳥的數目和種類很少,還是可以靜靜飽覽水鳥究是如何覓食的。再清涼一點,就跟你再走一趟,好嗎。

 

那天,走走停停,倒想起兩首詩經中的短小情詩,雖然無關覓食,場景也不在水邊,卻是動中見靜,一派祥和,不像上次說的那兩首,多少有點酸辣味,不視作戲謔之詞,可能會破壞談情說愛的氛圍。是吧。

 

先來看這首,短確是短,也沒幾個深字,但我只讓你看,你大概會「不知所云」;要你讀嘛,相信定會讀錯一些字音。詩短義多,就是《詩經》既磨人也引人讀之談之不厭的原因啊。

 

《國風.鄭風.蘀兮》:

蘀兮蘀兮,風其吹女。叔兮伯兮,倡予和女。
蘀兮蘀兮,風其漂女。叔兮伯兮,倡予要女

 

蘀,讀拓,不懂,不怪你;「女」嘛,通汝,大概聽過吧;漂通飄,要理解也不難。至於「倡」,竟然是「唱」,意外吧。還有還有,「要女」的「要」,既有解作「邀請」的,也有說是「唱和」或「收束」。我不是說過,我們要交功課,得要知道,這首是什麼「刺忽」詩或「淫女之詞」,很嚇人吧;較易接受的,也說是「述親故和樂之詩」,不當情詩的話,就視作男女一起在郊外唱和的詩,開開心心就是了。以下是其中一種語譯:

 

枯葉呀枯葉,風吹動了你。兄弟呀,唱起你的歌,我來應和!
枯葉呀枯葉,風吹落了你。兄弟呀,唱起你的歌,我來收束

 

至於另一首,太多生字,不逐一解釋,反正日常都很少再使用的了:

 

《國風.陳風.東門之枌》:

東門之枌,宛丘之栩。子仲之子,婆娑其下。

榖旦於差,南方之原。不績其麻,市也婆娑。

榖旦於逝,越以鬷邁。視爾如荍貽我握椒。

東門種的是白榆,宛丘種的是柞樹。子仲家中好女兒,大樹底下婆婆舞。

良辰美景正當時,同往南方平原處。擱下手中紡的麻,姑娘熱情婆娑舞。

良辰佳會總前往,屢次前往已相熟。看你好像荊葵花,送我花椒一大束。

 

提這首詩,明明說的是良辰美景,開心得要跳起舞來,但到了今時今日,竟然還有人視作諷刺女巫的詩。難道因為詩末那句「貽我握椒」,即送我的竟是一束花椒,味雖香,卻是古時巫神用以供神之物,而不是猶如今天,送的不是玫瑰火百合,而是菊花劍蘭甚而西蘭花,根本不像情人的定情之物呢。

 

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木瓜木李之外,原來還有促進食慾效果的花椒可送,真的百花齊放可供送贈;你呢,會有什麼新意呢。但我不要柏拉圖的理想國啊。

 

跟你翻開詩經談談情 之九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