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寄:有美一人,美無度,邂逅相遇,其人甚遠,也不知是暗戀抑單相思

 

你問我《詩經》究竟有沒有寫暗戀或單相思的詩歌。這個我可以肯定地回答你,有,一定有,寫男寫女的都有。至於有多少首,我則不敢肯定。因為有人連《關雎》也算作暗戀之歌,我不認同,自然會剔除。所以,與其計數,不如舉一些例子,或可判斷一下,究竟是否有暗戀或單相思的成分。這次不舉深字深詞多多的了,免你聽得一頭霧水,眼光光,變得「難為情」。

 

先說出自男子之口的,地域不同,卻都同說「有美一人」,而非「有一美人」。這種寫法,我早說過,古詩文中多的是,所以有好些成語每有與慣常用法有異的倒裝詞語,例如「言人人殊」,讀來有點怪怪的,但多讀《詩經》就不難理解了。說是遷就協韻也無不可,但讀起來又確是別有一番味道的。這是第一首,說是一個男子暗暗愛上一個美女,卻不得親近,如此情狀,沒試過相信也聽過不少吧。

 

《國風.陳風.澤陂》:

彼澤之陂,有蒲與荷。有美一人,傷如之何。寤寐無為,涕泗滂沱。

彼澤之陂,有蒲與蕳。有美一人,碩大且卷。寤寐無為,中心悁悁。

彼澤之陂,有蒲菡萏。有美一人,碩大且儼。寤寐無為,輾轉伏枕。

那個池塘堤岸旁,既長蒲草又長荷。有個美麗的人兒,使我思念沒奈何。睡不着啊沒辦法,心情激動淚流多。

那個池塘堤岸旁,既長蒲草又長蘭。有個美麗的人兒,身材健碩貌娟好。睡不着啊沒辦法,心中愁悶總悵然。

那個池塘堤岸旁,既長蒲草又長蓮。有個美麗的人兒,身材健碩又端莊。睡不着啊沒辦法,枕上翻覆難安眠。

 

又美人,又高大,所以也有人說這是女子暗戀甚而苦戀澤畔相遇男子的詩。若有人思念你而致睡不安穩更哭得傷心,你會如何自處呢。我嘛……不如先再看另一首吧。

 

《國風.鄭風.野有蔓草》: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揚婉兮。邂逅相遇,適我願兮。

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揚。邂逅相遇,與子偕臧。

郊野蔓延草青青,草上露珠亮閃閃。有位美女路上走,眉清目秀美又艷。不期而遇真正巧,正好適合我心願。

郊野蔓延草青青,草上露珠點滴濃。有位美女路上走,眉清目秀美容顏。不期而遇真正巧,與她幽會兩心歡。

 

這首寫的明顯是一名男子在野外遇到一位合心意的姑娘,你大概最着意的是其中的「邂逅」一詞吧;無意間遇上心儀的人啊。其實也不限於情愛事的,好,就讓你看看網上《萌典》引綠的例子,《三國演義三七有:「大名幸得邂逅。」《儒林外史則說:「只道聞名不能見面今日邂逅高賢!」但到了今時今日,似乎誰都愛將「邂逅」一詞作為愛情前奏曲的浪漫描述了。你作此想,也無可厚非啊。

 

既然說了兩首我認為是男思女的詩,公平起見,怎也要說一首女思男的,是吧。

 

《國風.鄭風.東門之墠》:

東門之墠,茹藘在阪。其室則邇,其人甚遠。

東門之栗,有踐家室。豈不爾思,子不我即。

東門附近有平地,茜草沿着山坡長。他家離我近咫尺,人卻像遠隔他方。

東門附近有板栗,房屋排列甚整齊。哪會對你不想念,是你不肯親近我。

 

咫尺天涯,我有多想你,希望你能親近我,你卻,唉,……。如此告白,真是比「涕泗滂沱」還要真切深刻吧。這也不知是暗戀還是苦相思。愛情啊,真磨人,是吧。下次再跟你講更磨人的,我已傷透了神,也要休息一下了。哈。

 

跟你翻開詩經談談情 之十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