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ta Ngai

飲恨己沒有資格成為"三十歲以下必留意十位時裝界新星",唯有走回務實路線,在工作室燒燒揼揼做個煉金學徒。雖六根未能清靜,但總算清潔了兩只耳根,聽多了自己胡言亂語。
IG:@akissisjustak_xx
FB:https://www.facebook.com/akissisjust/

Nata Ngai : 世界本無序

 

Dignitas-011

申請死亡不是很奇幻。圖中是位於瑞士專門受理安樂死其一機構Dignitas的檔案文件架。申請安樂死的人每年都有遞增。

 

在這個看似很人道的文明社會,似乎對死亡包容度有輕微開放。開放不代表清除蔽障開了悟,而是放下touch wood心態。大家可以先暢談,思考自身和別人將無可避免的死亡。我們香港人常講「抵死」係通用於你,我,他。自己抵死可以對號入座!但大家經常法官上身,評論新聞裏頭那些主動和被動結束生命的個案。批審別人成為我們的日常。批判一詞太嚴重吧!我們叫這些做言論自由,唔係講下都唔得嘛!

 

大愛的凡人似乎沒有曲解「生存權利」,為何「死亡權利」突然又好像十分複雜呢?安樂死合法化的國家並不多,瑞士、比利時、荷蘭、盧森堡、加拿大、美國哥倫比亞也立法准許施行安樂死。當然,你想死也先要申請,向醫生證明你生存時肉體有多痛苦作審批準則。讓一個可能不相識的人決定你死亡的權利。不能想像那個批閲文件的醫生用什麼標準來否決個?如果有一日太多人申請,會否有set quota的必要?而且疾病外,精神痛苦更難更由第三者評估。生無可戀不足以證明結束生命是唯一的方法。比利時是少數願接受以精神痛楚為由申請安樂死的國家。那誰人界定申請者的精神痛楚程度,或是精神錯亂的決定?

 

各家各法,人就是注定被牽着鼻子走。跟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大自然是兩個世界。突然有所感其實是因為看了一套電影。紀錄片《Grizzly Man》裏主角Timothy Dexter就是一個嚮往沒有人類羣族優越的原始野生動物世界。容許我由他成長過程説起。

 

1965年出生的Timothy是典型美國運動男孩。因為游泳成績出衆得到大學獎學金,但因為不停酗酒及吸毒,沒有畢業就回Long Island老家做救生員。悠哉生活不是他所追求的生活。Timothy移居加洲,轉了一個較少有的姓氏Treadwell , 並打算發展演藝事業。奈何他沒有什麼代表作,演技無從參考,他爸爸說Timothy曾經在八十年代中被邀請在美劇《Cheers》裏面擔任Woody Boyd一角。但最後被揀上在電視箱出現的是年輕的Woody Harrelson,失去這演出機會令他對自己停滯不前的演藝事業感無奈。

 

二十年裏頭,他需要生活費就做餐廳侍應,有戲開要找新演員時,他就會出現。不可以説浮浮沉沉的生活令他有厭世念頭。但這段時間他避談自己的過去,他甚至作故事說自己是來自澳洲的孤兒。在Timothy著作《Among Grizzlies》裏曾記錄他在八十年代尾沉迷cocaine,overdose要入院搶救的瘋狂歲月。但也是有此經歷他才決定改變自己生活方式,與好友Jewel Palovak成立一個名為Gizzly People的野生動物保育組織。1990年起,他經常出入阿拉斯加州的Katmai National Park,一個有2200隻大灰熊的自然保育區。每一年夏天他就在這地方camping數個月,9、10月入冬時他就離開。

 

timothy-treadwell

Timothy Treadwell 拍片時以記錄野生動物為動機,沒有想到剪緝後的《Grizzly Man》變成追憶自己的一部電影。

 

他享受大自然給他獨行的感覺,自覺擁有與所有動物溝通的能力。每日就是背着攝錄機不停近距離拍攝灰熊,錄像裏經常見到Timothy跟1000磅的大灰熊以逗小孩語調跟牠們作單向對話。在一個愛動物的人來說,這是互動和溝通。在旁人眼中,他是挑戰灰熊的忍耐力。沒有接觸野生動物經驗的Timothy,拒絕帶任何自衞工具,也無視保育區的建議旅者五天內需要換紥營的地點的忠告,他更故意追蹤灰熊腳印到牠們聚居點。在紀錄片《Grizzly Man》中,他說如果一日他被大灰熊吃掉,也是他認為最理想的方法走到生命的終點。

 

如他所料,與熊為伍的十三個夏天後,他死於熊噬之下。死前與熊搏鬥的六分鐘也無意收音於他的錄影檔中。他的死因引來各方討論外,大衆都對他放棄自身安全零距離接觸大灰熊的動機感興趣。野生動物專家則認為他跟大灰熊相處的方法是尋死動作,但從錄影片段,你能感受到Timothy是嚮往活在最基本的大自然法則中,在生物生存依循着食物鏈的吃與被吃原則裏,動物本來是狩獵和覓食。他的死沒有需要衡量貢獻。世界本是無序及隨機。他不是因為尋死而去阿拉斯加,或者是對社會生存鬥爭的制約卻步。寧取與大自然動物羣族生活,感受一個他認為較簡單的世界。

 

生死學其一天書《西藏生死書》講輪迴令時間變得不再有限,但同時死後下世再生其實旨在繼續修行利益其他眾生。你可以關閉所有轉生的胎門,但在中陰生命的證悟又是不斷修行加持。一直解釋着「地光明」是絕對的心性,一種基本能量和燃料驅使我們的情緒和行動,讓我們累積業,說服我們存在的目的。「權利」是從來未出現的詞彙。嚴格來說,權利是自我觀念,自我在藏文中稱"dak dzin", 意思是「我執」,而這種「我執」是在被視為吵雜和迷惑的聲音。我們所理解的生存和死亡權利在智者來說是一切痛苦的根源。我暫時未有大智慧能夠理解。

 

BY Nata Ngai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