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寄:有女仳離,遇人不淑,要嘆何必當初?

 

你大概聽說過什麼「人總要經歷生老病死」這個說法吧。對對對,老生常談,但不一定是對的。既有生,死固然不可避免,但病嘛,尤其是老,未必人人都會經歷。有所謂「英年早逝」,就與老無緣;夭折的,更可能病也沒病過,就只能有生有死,我也不知是悲是喜。

 

不用急,還是會談《詩經》的,也不過借意說說另一個慣常的用語,就是「追求訂結離」,聽起來似乎是由「戀愛」到成為「快樂地一起生活」後難免遇上的「整個歷程」。不用伸舌頭,這個歷程,可能比「生老病死」更易見,尤其在文學作品中。對呀,現存《詩經》只選輯了三百零五篇,單是戀歌就有不少,而且,又真的有齊以上所說那個過程,真佩服孔子,如何刪減,這方面都保留了「完整」的面貌。不單如此,他老人家竟不止保留了一首與「離」相關的詩。

 

離,固然可以因為死別而造成的離,但「離婚」或「分手」之離,才是我想說的。「有趣」的是,固然有好幾首,但無一不是男要離開女的,有些更因為涉及「家暴」和女子年老,男的要移情年輕女子;似乎到了今天,依然是不時聽到的情況。還有呀,就是,唉,初時家境貧窮,夫妻二人辛勤努力,所謂的共同捱生捱死,可一旦稍為富裕,丈夫即另娶一妻,把糟糠之妻趕走。這首《國風.邶風.谷風》頗長,你自行上網找來看好了。不過,可以提一句的是,你或許偶然聽過或看過的成語「宴爾新婚」,就是出自這首詩的。現在一般寫作「燕爾新婚」,是祝賀別人新婚的頌詞。若以整首詩來看這句,就如「執子之手,與子偕老」般,好像有點不吉利。不過,這句有點不同,因為整首詩分了階段,「宴爾新婚,如兄如弟」時,確是不錯的。

 

另有要忍受丈夫的冷酷無情甚而虐待而唱出沉痛之歌的《國風.邶風.日月》,我也不「唱」給你聽了。最令人「氣憤」的還是《國風.衞風.氓》。這首可謂集追求訂結離之大全,有點像是王子公主從此美滿生活下去的「反高潮」延續甚而完結篇。有人「竟」說,既有今日,何必當初?西方童話故事作者,若讀過這首詩,可能再也寫不出那些「白雪公主」式童話故事了。我不唸全詩,但可以提一下,這首詩有幾句詩如「夙興夜寐」「總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都成了成語,不過,也未必人人懂得正確使用了。

 

追求訂結,過程中有歡甜滋味,誰不欣然受落;就算有悲苦,有人或會視之為難免的歷練。但「從此快快樂樂生活下去」之後,原來還有「下文」,而且不是「好東西」,有多少人願意「欣然接受」呢。什麼是「仳離」,你不會沒聽過吧。「有女仳離」,有人英譯作”There is a woman who is forced to leave her husband”,無非因為「遇人不淑」,真是「喊都無謂」,寧願「盲婚啞嫁」,還可以怨一下。就先看看這首吧:

 

 

《國風.王風.中谷有蓷》:

中谷有蓷,暵其幹矣。有女仳離,嘅其嘆矣。嘅其嘆矣,遇人之艱難矣。

中谷有蓷,暵其脩矣。有女仳離,條其歗矣。條其嘯矣,遇人之不淑矣。

中谷有蓷,暵其溼矣。有女仳離,啜其泣矣。啜其泣矣,何嗟及矣。

山谷中的益母草,天旱無雨將枯槁。有位女子遭遺棄,內心嘆息又苦惱。內心嘆息又苦惱,遇人可真不容易。

山谷中的益母草,天旱無雨將枯焦。有位女子遭遺棄,撫胸歎息又長嘯。撫胸歎息又長嘯,嫁人不淑多苦惱。

山谷中的益母草,天旱無雨將枯焦。有位女子遭遺棄,抽噎哭泣淚不乾。抽噎哭泣淚不乾,悔恨莫及空長嘆。

 

不過,要談無奈,或許還是這首《大車》。有說這是夫妻被迫離異,丈夫送妻子回娘家而同車而行,妻子鼓勵丈夫跟她逃往別處,並自誓決不改嫁。也有說女子想與心上人私奔,很有爭取婚姻自由之概。即使生不能同室,死也要同穴。我敢說,女子狠下決心來,不論古今,都沒有兩樣的。嘿嘿。

 

《國風.王風.大車》:

大車檻檻,毳衣如菼。豈不爾思,畏子不敢。

大車啍啍,毳衣如璊。豈不爾思,畏子不奔。

榖則異室,死則同穴。謂予不信,有如皦日。

大車行走聲檻檻,青色毛衣像蘆荻。難道是我不允你?怕你不敢把我帶。

大車前行頓又頓,紅色毛衣如穀璊。難道是我不允你?怕你不跟我私奔。

活着不能在一室,死後也願同一墓。我說的話你不信,就讓白日來作證。

 

「畏子不敢」,我不怕私奔,怕的只是你不敢而已。果然是好女子。

 

歲月固然催人老,其實讀這類文學作品,何嘗不是。有點累,要暫停一下了。

 

跟你翻開詩經談談情 之十一.完結篇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