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詠詩

劇界最炙手可熱的女劇作家及演員,作品笑中有淚。曾以獨腳戲《破地獄與白菊花》獲第十八屆香港舞台劇最佳女主角(喜/鬧劇),《香港式離婚》則獲第二十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劇本。

黃詠詩:產後抑鬱

 

 

我相信我是經歷過產後抑鬱,為期兩天。

 

我不大肯定,因為坐月的日子實在太忙;眾所周知,我請了個瘋狂陪月,她最大的功勞,就是令我忙着要應付她各樣防不勝防的古怪行徑;對,我產後的兩星期的生活,主要是忙着防備非常陪月的奇幻育嬰觀念。

 

後來我把她「請」走了,請來了新的陪月,她以「救命恩人」姿態空降而來,令我終於有啖好食,教我餵哺母乳,耐心叮嚀我如何照顧初生BB。

 

然後有一天,風平浪靜,BB睡去,媽媽來了,在廚房和陪月閒聊;我記得,我從睡房走出來,原本想走到廚房參與她們的「高峰會」;突然我感到心頭有一陣酸楚湧上來,我不禁停下腳步,四周事物的顏色突然非常非常鮮明;我聽到她們在廚房內的聲音,但見周遭的物品好像突然變得非常立體,好像要向我伸過來。

 

然後我轉身入了書房,關上門;酸楚的感覺不停加劇,好像有個漩渦在心和胃的中間,不停把我抽進去;四周彷彿進入了靜音狀態,我只聽到自己呼吸和心跳的聲音;我不禁坐在抽濕機上,舉頭看着偌大的書櫃,我記得我深呼吸了一下,淚水突然奪眶而出。

 

咦?為什麼我哭了?

 

不對,這是哭嗎?明明就沒有什麼事情在煩惱喔!

 

我繼續向上望着書櫃,彷彿想找一個出口。剛才在心底的漩渦彷彿引發出一條時光隧道,那條隧道綿綿遠遠,彷彿貫穿了些什麼,過去的歲月和對未來的期盼好像一下子被抖了出來,不是哀傷,不是痛苦,正面負面積極消極都不是,而是……中性的,對,我像是透明的,好的壞的,都穿透了,都留不住;一切都沒有因果,一切都沒有後續,一切都只是……發生了。然後一陣酸楚,像在哀悼一些很重要、曾經組成自己的成分,然後它要離開了。

 

我過了兩天這樣的日子,突然四周的景物深刻起來,然後就墮進時光隧道,眼眶不停流淚。我慶幸身邊的人沒有刻意為我這「莫名」的狀況諸多解釋,他們只是沉着地陪伴着,等我,等我從久遠的時光隧道抖擻出來。

 

以上便是我疑似產後抑鬱的「案例」;我可以想像,如果新媽媽無端白事在家中流淚,家人一定會被她突如其來的崩潰嚇倒,然後心裏覺有點內疚,好像自己要為此負責(這是家人的人之常情),然後就不斷想解釋她哭的原因,甚或怪責她多愁善感;這些反射動作,可能反而會加重新媽媽的負擔,因為其實她對自己的崩潰也感到莫名其妙。我的家人沉着應對,對我來說,是個不錯的選擇。

 

新媽媽,如果你突然哭崩,亦不必覺得一定要丈夫家人疼惜支援;你需要的,可能只是一個人靜靜。每個人對你突然痛哭的反應都不一樣,有時家人會很體諒,但如果有人因不擅處理而扔出氣話,也請不要放在心裏。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可以有仇,但千萬不要隔夜。

 

BY 黃詠詩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