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式凝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愛過同性戀者,愛上有夫之婦,相信愛情、相信多元關係。曾出版自傳《我係何式凝,今年五十五歲》,最新著作為《抗命時代的日常》。

吃一頓很長的晚餐

 

pic_fmt

 

跨年的時候,再次來到花蓮的民宿「法釆時光」,客人只有三幾位,整個團隊都在照顧我們。於是讓我記起一個最幸福的經歷,就是和男友去日本伊豆泡溫泉。原來那個溫泉「酒店」,每次只招呼一對couple。

 

 

有一位女廚師,從早到晚就是在照顧我們的三餐。據說天還未光,她就開始煮一頓有二三十種不同食物的晚餐。而那頓晚餐,真是畢生難忘。

 

 

那是一頓很長的晚餐,一道一道精心設計的fusion菜式源源不絕地奉上,頭盤都有幾個。我和男友平時生活在不同的time zone,作息時間完全不一樣,所以我們吃飯的時候,大家是處在不同的精神狀態的。而那次是他從美國飛來東京,而我就從香港飛去東京,然後一起結伴去泡溫泉。

 

 

晚餐時,大家當然是要「飲得杯落」。他吃了幾道前菜,就睡着了,整個人傾斜,他曾努力地睜開雙眼,但很快就已經被酒精和jet lag征服了。我坐在他的對面,看到他的頭快要跌落,就飛身過去,扶起他的頭,讓他挨在我的身旁,可以稍事休息。

 

 

當我站着抱着他的頭時,突然就想起,這位女廚師會不會覺得我們有點失儀呢?但又想到,她是招呼慣情侶的,有什麼未見過!當她把另一道菜送過來的時候,我就輕輕的叫醒男友,然後我們又開始品嘗另一道菜。可是在等另一道菜的時候,他又睡着了,我唯有又跑過去抱着他的頭,讓他睡幾分鐘,如此這般來來回回了好幾遍。我沒有督促他不要失禮人,他也沒有說什麼,就像吃飯本來就是可以如此。這一頓晚飯讓我想到我們老了之後。

 

 

上了年紀的人,即使沒有jet lag,沒有紅酒,一條佬這樣不能自控地睡着並不是很奇怪的事,而我想,我還是願意抱着他的頭。如果不是西式的餐枱,我會選擇與他並列而坐,把我的膊頭借給他,就像是他平日借他的膊頭給我一樣。其實,有沒有一種要吃很久的晚餐的安排是可以讓耆英情侶們邊吃邊睡呢?

 

 

晚飯之後,廚師和一位帥哥就來為我們鋪好牀鋪,日間的living room就變成了榻榻米睡房。男友當然隨即呼呼大睡,而我就在他身旁寫我的日記,直至倦了才去睡。通常他睡到半夜才會清醒過來,跟着我們才會展開晚上的活動。我最開心的時候,就是在半夢半醒時感覺被需要。知道他已經恢復元氣,可以活躍起來,我也感覺自己可以變回一個少女。

 

 

男友在日本長大,當然是用日語跟他們交談,然後又用英語給我翻譯。原來女廚師大讚我們是一對nice couple,真會說話!我和他從來不是一起生活,他有他的家庭,我有我的生活,沒有什麼名份,頂多是說:他是我「條仔」,我們一起吃飯的方式可能也有一點失禮,不過,我們卻是願意互相扶持,應該算是一對nice couple吧。

 

 

Text / 何式凝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愛過同性戀者,愛上有婦之夫,相信愛情、相信多元關係。曾出版自傳《我係何式凝,今年五十五歲》,最新著作為《抗命時代的日常》。

BY 何式凝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