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式凝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愛過同性戀者,愛上有夫之婦,相信愛情、相信多元關係。曾出版自傳《我係何式凝,今年五十五歲》,最新著作為《抗命時代的日常》。

Long distance relationship 和長途電話

 

sikying

 

 

為了能聽到他的聲音,較了五點九的鬧鐘起來,傾一個長途電話。可能是有點緊張,結果凌晨兩點突然醒來。這一陣子的生活,所有的焦慮,一一重現眼前。終於只是聽到他說:「無論如何,你唯一不用擔心的就是我,我會依然 stand by you!」怱忙之中只說了幾句 I miss you 之類的話。先前在生活裏發生的種種事情,所有的港大教授血淚史,還是沒有機會翻譯成英文向他訴說。他的生活,一直受市場的影響,近日股市搞到他雞毛鴨血,但他堅持說只是stressful,還未到值得worry的狀態。大家都是頂唔到也會頂下去的那一種人。大家都只有希望hang in there,留待到見面的時候,才把經歷過的事情的始末逐一細數。

 

很多人的婚外情都處理得很糊塗,相比之下我們真的是異常的清醒,甚至可以說是非常離譜的清醒。有一些大前提搞清楚了:「係咪想離婚先?」既然不是,其他小事就變得較為容易決定。

 

其實是可以打一個長途電話的,但怎樣可以令到這些電話不留痕迹呢?如果太太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現了丈夫經常跟一位女性傾電話,他們的婚姻就要馬上破裂,在這種情況之下,作為一位女朋友/情人/情婦,你會堅持讓他每個星期或者每天給你打一個電話嗎?

 

一個結了婚的人,可以怎樣保障自己的私隱呢?他有權保障自己擁有一個私人電話的權利嗎?他怎樣可以擁有一個私人的密碼,讓自己的電子郵件不會被偷看呢?一個結了婚的人,他是不是早已經把自己的這些自主和自由完全奉獻給婚姻了呢?

 

太太不喜歡丈夫請這位女秘書,她是否就可以逼丈夫把女秘書辭掉呢?丈夫跟小學同學去旅行,太太懷疑丈夫跟這位女同學「有嘢」,是不是就可以用十二道金牌召他回家呢?如果他不回來,太太就要跟他離婚,再加埋自殺?每逢聽到這些故事我都是敵愾同仇,真的想「一張凳車埋去」給那些結了婚自以為高人一等的人。

 

很多沒有理由的事情,我都不會讓它們成為我和他生活中的爭拗。而這些相關的議題,我會在自己的學術範圍和創作中探討,希望能夠盡量把婚姻的恐怖、嫉妒的暴力呈現出來,以報一箭之仇,希望能讓很多「第三者」開拓多一點的空間,讓他們能洗脫一點屈辱。但在我和他的感情生活裏,我會要求自己尊重他的決定,他決定了不會離婚,那我們就在這個框架之下找我們自己相處的空間和方式吧,十多年來我就是這樣生活。

 

如果偶爾不小心,想試試對方的底線,又或者自己決定不了一些事情,就糊裏糊塗地製造了一個不可挽回的局面,好讓他可以找到一個新的生活。如果我感覺到他是這樣,或者我也會配合一下。如果他是認真地想保存自己的婚姻和家庭,那就這樣吧,又何苦要搞出一個大龍鳳呢?

 

上圖:Viola Wang

http://www.boredpanda.com/author/violaqwang

BY 何式凝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