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式凝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愛過同性戀者,愛上有夫之婦,相信愛情、相信多元關係。曾出版自傳《我係何式凝,今年五十五歲》,最新著作為《抗命時代的日常》。

預咗

 

我和他 Skype的方式也挺搞笑,因為他在家中不想吵醒樓上睡着的老婆,所以他會帶着耳筒,聽我說話,然後,用打字來回應。通常我也是一邊看着熒幕上的他,一邊在打字,有時會說幾句,甚至唱兩句歌,但總覺得如果一個講一個寫,大家的節奏會有些不同,於是我也是大部分時間在打字。當然,大家會做一些手勢,扮吓鬼臉,總之很低能。即使如此困難,我們還是希望能這樣相聚,雖然只是短暫的、看似無聊的打情罵俏,但我也覺得開心,最開心的是記起自己有快樂的能力,我的心還是能打開的。

 

像我這樣的一條女,時常受到各種批評,因為大家覺得你一定會頂到,「你既然是這麼坦白的一個人,我也不怕向你說難聽的話」。還要加一句:「因為和你這麼熟」, 「因為是你的好朋友」,所以也不怕直言。有時我會覺得很不公平,但愈來愈明白可能這就是我的命格。

 

最近,我的一個大學同學離了婚,愛上有婦之夫。有一天她男朋友的老婆就在她家樓下「潛伏」。一見到我的同學,就馬上走上前,想掌摑她一巴,幸好因為高度相差太遠而失手了,我的同學又高又瘦。然後那位老公就一手扯着自己老婆的頭髮把她拉開了,我的同學也只好馬上逃離現場。

 

一班同學,當中好幾位為人妻,聽到這個故事時,都在指責這個老婆怎麼能夠出手打人,又說如果這個老婆不是一直對物質有這麼多要求,就不會令到老公要經常公幹以致於雙方感情變得日漸疏遠。

 

我愈聽愈覺得不對勁,社會是否已經變得這麼美好,大家怎會這麼人性和互相體諒呢?

 

如果同樣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他們的反應是否會一樣呢?在我的感覺是不會!分別並不在於他們是否喜歡我,而是在於我的公眾形象和表現出來的強勢。

 

正如她們說:「和有婦之夫相戀是很普通的事……」,不過,也並不等於他們會一視同仁。如果你一直保持低調,大家就會當作是沒有什麼。但如果你要公開「記偷情」,或者用各種方法來捍衞婚外情和「第三者」,那你就應該預咗受到一點嚴厲的批評。

 

反正在這樣的社會,會站出來說話的女人,就要「預咗」。

 

「這個女人,你使驚佢俾人蝦!」前兩天我才被朋友兜口兜面的這樣罵,他說完之後,仍肆意蹂躪,絕對冇面俾。像我這樣的一條女,無論遭到怎樣的責罵和排斥,也是活該,算不上是被人「蝦」。

 

所以,無論怎麼艱難,無論我有沒有機會把所有這些經歷說出來,我依然要和男朋友繼續Skype,我想被當成一個「女人」一樣對待, 我不想忘記自己也有快樂的權利和能力。

 

在這個社會中,不止年輕人會自殺,成年人也會想死,他們也會被傷害至死!

BY 何式凝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