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式凝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愛過同性戀者,愛上有夫之婦,相信愛情、相信多元關係。曾出版自傳《我係何式凝,今年五十五歲》,最新著作為《抗命時代的日常》。

坐下來 vs 躺下來談政治

 

躺下來談政治th

好不容易我們才能相約在東京一聚。我從韓國飛過去,他從美國飛過來。一出閘就見到他,心情才稍稍安定下來。上次見面,我看是他怎樣抨擊Obama,還說如果Hillary Clinton當選就要移民,嘩!的確有點吃驚。所以,我有點擔心我們今次會不會為了Donald Trump而不和呢?我不敢再問:「那你是不是會選Donald Trump?」怕自己受不了。

 

我們從沒有為這些事情爭吵過,他不是一向都很支持我在香港參與的抗爭活動嗎?不過如果他真的會投一個大力鼓吹敵對情緒,出言恐嚇持不同政見的人,不斷詆毀婦女及小眾的總統候選人,我能否原諒他呢?

 

最後我還是忍不住說:「你知道我是一個liberal democrat,我怎麼能接受原來自己條仔是一個republican呀!」他當然是哈哈大笑,「我們不是認識了十多年才讓大家的政治取向來影響我們的情感交流吧?」他還說:「我們無需要理會別人behind the curtain的取向啊。」

 

為了報復他的什麼Donald Trump是lesser evil的說法,我告訴他我在飛東京的途上看了奧巴馬去Alaska了解climate change的紀錄片,叫《Running Wild With Bear Grylls》。然後我再加碼說最近看到Obama和Jimmy Fallon怎樣Slow Jam the News,覺得奧巴馬是怎樣的charming,怎樣會令全世界的婦女都迷上他。

 

條仔不以為然的說:「Obama是非常likable,他只是一個成功的推銷員,到底也是一個失敗的總統。」

 

我們就在牀上圍繞着這個failed president來互相恥笑。

 

如果換了是一對夫婦,大家在客廳看電視,這個討論又會演變成一個怎樣的局面呢?或者,又會不會有這樣的一個討論呢?

 

可幸的是兩個人躺下來說話的時候跟坐着的時候的確是可以有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景。

 

看來我跟這條仔永遠都會生活在兩個不同的城市,很多大家之間的問題,也明知道是會永恆的存在,然而值得感恩的是我們躺下來、赤裸地相對時,還是可以談到敏感的話題也沒有大打出手,要馬上起身着番衫走人,還是可以看到對方在一些標籤以外、公共身份、社會角色之外的一點可愛。

 

他說我們philosophically很接近,所以才可以一齊這麼多年。這個說法我不敢肯定,在某些方面我們很接近,但在政治方面,卻又是那麼對立。

 

只知道我們之間有一種超越名份之外的connections可以令大家對彼此之間的那些鬧騰衝突沒有那麼恐懼。

 

他一向支持我的抗爭活動,也很清楚我捍衛小眾權益和言論自由。現在他告訴我雖然他會選一個與我的理念相對立的人,我卻要依然相信他是支持我的。

 

美國大選當前,必要加緊守護着我們依然可以有的連繫,在我們僅有的相聚時,我會盡量讓大家躺在牀上,十六年來的感情,希望不會被Donald Trump搞垮!

 

(image from internet)

BY 何式凝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