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式凝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愛過同性戀者,愛上有夫之婦,相信愛情、相信多元關係。曾出版自傳《我係何式凝,今年五十五歲》,最新著作為《抗命時代的日常》。

何式凝:情侶間的金錢關係,應該如何處理?

 

question-marks-raining-from-the-sky-on-business-man

有關我同條仔因為錢所產生的爭論,竟然有三十多位讀者留言回應,提出各種各樣的意見,不過,幾乎是一面倒地希望我了解男人的尊嚴是怎麼一回事,而一條女又應該怎樣透過錢來表達她對條仔的愛和信任。還有很多人感同身受,並詳細地告訴我自己的遭遇。看來金錢和愛情的關係真的是一個非常值得成立研究團隊去探討的題目。

有一個問題我一直都沒有辦法給出一個令自己和條仔都滿意的答案:「為什麼我沒有在最先的時候把錢交給他,讓他替我投資呢?是我不相信自己條仔的投資能力嗎?我心裏面的恐懼又是什麼?」其實這些問題在當天吵架的時候,我都有盡量地去解釋自己對獨立和自決的看法,不過,都於事無補。

作為一個小三,能夠在這個位置屹立不倒十六年,並非易事。其中一個可能的因素,大概是我對天堂或者天國在人間有一種想像。又或者可以這樣說:在我心中有一個近似於Anthony Giddens 所提出的 pure relationship 「純粹關係」的理想,我以為如果兩個人的關係是一種可以超乎名份、超乎地域、超乎物質的交換,就是一種很高尚的愛情,而我和他的愛情就是如此。

Giddens 雖然在社會學中處在神級的位置,但是這個純粹關係的概念和對現代或後現代關係的理解,一直都受到很多抨擊,說穿了就是太過「離地」。

作為鞭撻他的一分子,我承認,他這個純粹關係的概念背後的情懷,的確是能夠捕捉到像我這樣的中產知識分子或文化人的某一些嚮往。我們都很浪漫,浪漫到變成戇居。

我以為如果一個左膠和一個 I banker 可以相戀,然後他們終其一生都沒有什麼錢銀的瓜葛,實在是一件很有型的事,我的愛情故事就是要有與眾不同的格局。

最終發現,不單只是我對 Giddens 的理論太過留戀,而我這個左膠的理想也實在是太過「膠」了。

我沒有利用自己的財富來演活一個小三的角色,我一直在逃避,沒有好好面對自己條仔的困境,因為我過分相信他能解決自己內心的掙扎,不會讓自己的尊嚴限制了條女任性的自由。因為我一直以為,最後當他見到我把自己的身家搞到一鑊泡的時候,他會來接濟我,不會讓我瞓街。

我沒有利用自己的金錢為我們的關係製造一個戲劇性的的轉機,然後得到更多的愛,我並沒有收到他的某些暗示。

我不懂得利用自己的財富來表達對一條仔的信任,保護和加強他的自尊。

我也沒有讓他多年來在 I bank 訓練出來的能力和他的財富成為改善自己生活的資本,唉!真的是枉為小三!

為此,我必要向中國道歉。

BY 何式凝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