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式凝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愛過同性戀者,愛上有夫之婦,相信愛情、相信多元關係。曾出版自傳《我係何式凝,今年五十五歲》,最新著作為《抗命時代的日常》。

記偷情:夾餸

 

1776_

 

我們一直在討論誰和誰是否一對:他們各自結了婚,但總是出雙入對,於是有很多人都「關心」這一對緋聞男女。嬸嬸最心水清,她說:「不如我們多留意他們兩個吃飯吧。每次總是見到他很細心地夾餸給她,只要我們留意下她有沒有說唔該就可以知道這兩個人是否一對了!」她強調自己從來沒有跟老公說唔該:「如果我講唔該,老公會鬧我,話我黐線。」席間大家都說:當然是要夾餸給條女,使乜講唔該呀。

 

如果我和自己條仔吃飯,當然也不用說thank you,還可以「?埋雙腳上佢大髀」。就是這種「老馮」,就是這種as if自己是有rights 去佔領對方的身體,正正是兩個人之間的親密。當然,最開心是佢可以餵埋我食添,矇唔矇眼都okay!

 

那麼和某君吃飯又可以怎樣呢?

 

如果同某君食飯,通常都是在公眾場合,在外人眼裏看來我們是怎樣的一對呢?是不是又會傳出緋聞而得到大家這麼關心呢?而其實在我和他之間,又有沒有講唔該呢?

 

死得,原來我真的沒有講唔該。昨天吃午餐的情況是這樣的:我如常地有很多話要跟他說,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故事要向他陳述,我總是一開口就沒完沒了。他當然是負責分食物那一位,當他把龍蝦意粉送上我的碟的時候,我當然仍然是在講故事,咦,原來我真的沒有說唔該。如果我有回應的話,頂多都是一句:「我夠了,你吃多一點吧。」他很容易肚餓,所以我常常怕他吃不飽,而我知道自己和他吃飯,完全志不在食物,我的確是enjoy他的company,所以我通常都是用這種方法來照顧他的飲食。

 

我心底的確是覺得:佢係我條仔,使乜講唔該。我甚至沒有帶銀包就上了車。後來我跟他說:「以後如果有人在附近,記得提我講唔該呀。」跟住大家都笑起來。

 

這些別人的老公,我都說他們是「我條仔」。吹咩!反正他們也沒有異議,甚至引以為榮。至於大家最關心的問題:有沒有上牀呀?親密到什麼程度呀?說穿了,真的是a matter of generosity!

 

之所以大家只可以搞成咁,夾餸唔使講唔該,當然是建基於大家交往多年的歷史中建立的intimacy。至於sex,當然就更revealing!

 

大家有沒有曾經真的把自己拿出來,用自己的真心來表達出一種對對方的接納和珍惜呢?跟這條仔沒有上過牀,在我來說,實在是很失禮,我希望他也不會覺得「發乎情止乎禮」是值得他驕傲的一件事。我從來沒有覺得任何人要為了我而和自己的伴侶離婚,結婚離婚完全不重要。今時今日,仍然有他夾餸俾我,接我放學,已經是好幸福。

 

假如我和他曾經上過牀,一次都好,只有天知地知,我們又會怎樣?是不是我們就應該拉去浸豬籠?是否我們就永遠不能來到今天這種輕鬆的相聚呢?

 

其實,我間中都會有些唏噓,哎!這條仔,其實從來有沒有真心地愛過我?一分鐘都好。

 

 

BY 何式凝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