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式凝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愛過同性戀者,愛上有夫之婦,相信愛情、相信多元關係。曾出版自傳《我係何式凝,今年五十五歲》,最新著作為《抗命時代的日常》。

何式凝:有種修行叫分手

 

8446-160FP93120D9_w273

 

「同讀文化節」邀請了我和小曹搞一場對談會,題目是「與情感對話:有種修行叫分手」, 探討如何在「撇」與「被撇」之中修行,做到分手兩相安。分手絕對不是我擅長的,所以完全不知道怎樣入手,小曹就提議我說一些關於「寫書作為治療」。噢!明白了,《我係何式凝,今年55歲》這本自傳在很多人眼中其實是一本關於如何在分手之後以寫作來療癒的書,倒也是!

 

這事之後,我和曾經協助我寫自傳的中學同學談到未來的出版計劃,她突然問及自傳出版之後,究竟和我分了手的同性戀男友有沒有給我任何回應。我說:「完全沒有啊!」她問我知不知道對方也出了書,而在在書中好像也有提到我。我說:「完全沒有啊!我在他的故事裏早已被消失了。」

 

然後大家都講到,這就好了,已經是互不相干了。「當然啦!」我非常肯定地說。可是我腦海中馬上呈現了幾箱沒有斷捨離的情信。這些過去了的關係是否還是秘密地自有其生命?

 

中學同學看了雜物管理諮詢師山下英子提出的「斷捨離」整理人生的哲學,就是透過整理物品了解自己,利用收拾家裏的雜物來整理自己的內心。斷,斷絕不需要的東西;捨, 捨棄多餘的廢物;離 ,脫離對物品的執着。

 

我卻看了 Marie Kondo (近藤麻理惠)的 The Life Changing Magic of Tidying《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就是主張一切留下來的物品必須要給自己帶來快樂,讓自己感到幸福,如果那一件物件沒有令你感到快樂,就應該丟棄。她認為所有多年前你的男女朋友寫給你的信都應該丟掉,因為這些信的目的在你收到的那一刻已經成就了。寫信給你的人早已忘記他曾經寫過什麼給你,甚至也不會記得有這封信是他送給你的禮物。又如果你留着這些東西因為你不能忘記一個前度男友,你更加需要把他們丟掉。眷戀這些東西反而會令你錯過很多發展新的關係的可能。照片也只是應該留幾張令你感覺快樂的,其餘的也應該丟掉。

 

有一條很高傲的女曾經跟我說:「那些情信?我根本連打開來都沒有,就整箱丟了。」她警告我不要把這些東西收在牀下,讓自己困在負能量中間。也有姊妹跟我說:「自傳都寫了,還有什麼情信要留下來?到你老了之後,真的還會再拿來看嗎?你的退休生活真的會是這麼無聊嗎?」

 

三年前,我的自傳主張:這些過去了的關係,在我們心底最深處,始終留下了一種悲傷,一些接受不了的失去,而我們其實是可以與這種失去共存,因為我們的記憶情感和情懷都在裏面,沒有必要忘記,反而應該記着。而且因為有這一個深深受傷害的經歷,我們還是會有一點謙虛,有多一點對人的同情和了解。不過,時光飛逝,轉眼間又過了三年。Cherish who you are now,她們都說。面對物品,就是面對自己,她們都說。如果能丟掉自己的情書,就是新生活的開始。「我就是何式凝,今年58歲」,我會怎樣選擇?

 

BY 何式凝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