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笑喜

自少喜歡各種氣味,後來成為旅遊記者,借工作之名聞遍世界。2011 年開始 facebook 專頁聞香記,最初以撰寫香水評論為主,卻愛上精油的天然療癒能量與香氣,於2014年開始研讀香薰療法,並踏上靈性學習之路。現時已修讀瑞士 Usha Veda 芳香療法認證一階及二階、蘇格蘭 Findhorn 課程一階及二階、凱龍治療一階,剛於 2016年6月修讀克龍。現於專頁提供香氣諮詢、個人調油服務、花藥諮詢服務等。
研究香氣,是了解自我、連結內心的修鍊過程。
聞香記facebook專頁:www.facebook.com/wenxiangji
instagram:@onelovewenxiangji

笑喜:調香分享 — 滿月香氣實驗

 

滿月香氣實驗01

滿月的日子,情緒回到水的狀態,時而平靜如鏡,時而翻起漣漪。
今年的中秋夜做完節就回家,吃着月餅上上網,心情本來不錯,午夜才醒起還沒有賞月,便落街走了五分鐘再回家。

 

然後心情不知怎地就有點悲傷,不明所以之下唯有先靜心一下。短短幾分鐘的冥想,釋放了一點情緒,人便平靜下來。突然想起,第一次為滿月而調的油是2013,那年家中貓兒小白過世不久後便中秋,那一瓶香油是滿滿的檀香、絲柏(經常種在墓園、穿越生死的樹)和橙花。

 

那今晚就來一瓶以滿月為題的油吧,冷冷的,水銀瀉地的月亮與微涼的秋風。我們總是但願人長久,但月圓月缺才是一個圓滿的循環,生離死別何嘗不是?於是也許接受命運如是的領悟,但畢竟會有點淡淡哀愁。
要調月亮的氣味,第一味想到的便是小花茉莉,花中的夜后,白色的小花在晚上盛放,香氣在夜色中流轉;沒有用大花茉莉,因為感覺較熱性而且更霸道,小花茉莉比較像我心中的月亮

 

還有銀艾,得到月神眷顧菊科藥草,可平伏憤怒、斬斷與過去、人事和固有模式的連結,可是單萜酮豐富,純精油吸聞也讓人頭皮發麻,所以必須劑量很低。

直覺告訴我必須要用上沒藥,一種我幾乎從沒在調香時用過的精油,也許是因為她那種堅韌微苦的氣味,像是經歷百刧後得到智慧與慈悲心的智者,很適合月亮這個看盡世事的星球吧?

 

檀香呢,溫佑君的《溫式效應》中寫過「白檀如月」,檀香如何既是青燈布衣佛門弟子做功課時的香氣,又是肉體橫流的催情用香呢?月亮沒有光,靠反映太陽的光線才發出柔和的光線,檀香作為寄生樹,分享相同的特質,也像月亮一樣把心底深處的慾望如實呈現,因為不想檀香過於突出,我加進了以檀香等七種木質精油調成的woody accord放進配方裏,讓底調也帶點維珍尼亞雪松的鹹味。

 

還有西伯利亞冷杉,純粹因為我喜歡杉類精油帶來的空間感,而西伯利亞冷杉是我所擁有的杉類中聞起來最涼浸浸的一款。

 

還有近來很喜歡的小豆蔻,帶點溫暖又涼涼的香料,放鬆得來提振。
最初調成的香氣真的太冷,雖然有茉莉但很單薄,於是我再從香氣配搭着手加進琥珀香調(以安息香、岩玫瑰、香草三味調成的複方香調)、woody accord(以七種木質及根部調成的木香調)、希望讓香調更具層次、帶出夜晚的深遂,再用苦橙葉、佛手柑、大葉依蘭與乳香令香氣更立體也更安靜。

 

最後,加了帶點苦味、有點像人參,卻讓我想起鳶尾花根部(orris root)的卡塔菲精油。

 

出來的精油由頭到美都由濃濃樹脂襯托着,有種微微的粉香,前調是清爽的佛手柑與冷杉但一瞬即逝,因為苦橙葉加大葉依蘭的關係,甜美得近乎有橙花的影子,茉莉並不突出,而是融在或甜美(安息香)、或苦澀(沒藥與岩玫瑰)、或上揚(乳香)的樹脂香氣當中,檀香隱隱然飄過(也有朋友說很明顯),留到最後果然是堅忍的沒藥。

 

是款華麗又讓人感覺沉穩的香氣,有朋友覺得很重藥味、也有覺得是清新沙律風格的(什麼?),也有誠懇地表達覺得像高級(!!)品,沒有人聯想到月亮(後來有朋友說是感覺到秋天微涼的憂鬱,有月亮的感覺),但一致覺得是讓人沉着和舒服的香氣。

 

然後昨晚我又調了一個變奏版,抽走了苦橙葉與佛手柑,加進大花茉莉,想看看有什麼可能性。

 

今次很認真地先構想畫面和場景,再以不同精油表達心中的意念,感覺很有趣。實情因那晚根本沒有太用腦袋而是多用感覺/直覺去挑油,效果也有點驚喜,算是近日調香的一個小滿足。

 

近日深深感到要學習如何同時平衡療效與香氣並非風花說月而已,因此也鼓勵自己多調香練習,路還很長,真的要好好努力呢!!

BY 笑喜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