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式芝

卓能(集團)有限公司副執行主席及慈善
機構相信愛基金創辦人,愛好駕駛直升機。
www.facebook.com/foundfaithinlove

大象糞便

 

執筆之時,正是英國脫歐公投塵埃落定之日,百般滋味在心頭。在英國我度過了難以忘懷的校園生活,特別有情意結。從歷史上看來,英國透過殖民統治,搶掠財富以增強國力,但無可否認的是,不少被殖民的地方因此得到了法治和繁榮。

 

英國人生活並非大家想像般富庶,我就讀的算不上名校,但也算是在較為富有地區,那區的巿民偶爾在周未外出買一件衫、或用一次膳,已經覺得很奢侈。相對來說,香港人外出用膳、買衫是日常生活,但大部分香港人,不會覺得自己富有。

 

我童年在貧富懸殊的矛盾中長大,母親草根家庭出生,父親來自富有人家,父親家族雖然有錢,但二戰期間出生的人,物質十分缺乏。成長期間父母不停灌輸給我的信息是,「你已經很幸福,因為成長在物質豐富的年代」。

 

對於貧富懸殊的現象,我從小就產生了不少問號。去英國求學期間,除了讓我擴闊眼界、吸收知識外,也讓我學習到英國人的奮鬥精神,獲益良多。英國家庭不論貧富,對文化藝術的求知慾都甚強,大部分人語文運用能力佳。

 

哈利波特小說系列作者J‧K羅琳08年於哈佛大學演講《失敗的好處和想像的重要性》(The Fringe Benefits of Failure, and the Importance of Imagination),她是英國僅次於女王的最富有女人,但她曾經有一段非常艱辛的日子,經歷了失業、婚姻破裂、成為單親母親,還差點流落街頭。

 

講到如何從失敗中學習,J‧K羅琳表示當年她最害怕的事情已經發生,反而獲得了自由,在人生的低谷,她擁有一個舊打字機和一個想法,這成為她重建生活的本錢。更幸運的是,她生活在一個民選政府和福利社會,擁有法治和基本人權,讓她可以有從谷底反彈的空間與可能性,這點非常重要。

 

我現正在修讀國際人權法,傳統理論認為,平等是一種權利,主張人生而平等,有權要求各種平等地位、社會生活條件、各種相互關係的平等。但也有學者認為人權本來並不存在,只是國家和法律賜予的保障,若果出生在沒有人權的國家,便沒有任何保障。

 

98年那年暑假,十八歲的我跟隨英國宣明會去非洲馬拉威做義工,那時我體會到,如果我在馬拉威出生,我將失去很多,更遑論能有什麼志向,有讀書機會已經是萬幸。在那個還沒有手機的年代,馬拉威的貧苦和缺乏娛樂,對我來說算不上什麼,因為只要能夠讓我思考和寫日記,已可獲得心靈上的滿足。翻開當年日記,仍保存着一小包保鮮袋盛載的纖維物體,那是大象糞便。

 

大象糞便是我和幾個年輕義工朋友去完野生動物保護區探險後的戰利品。一羣羣大象,拖兒帶女優雅地在保護區散步,我們拿着當年的高科技產品,如今看來解像度極底的菲林傻瓜機瘋狂拍照。當象羣散去,我們膽粗粗走落觀光車尋寶,寶藏當然沒有找到,只找到大象的腳印和糞便,於是將糞便帶走當做紀念品。回到旅館,我們互相挑機,說要嘗嘗大象糞便是什麼味道,並餵對方吃大象糞便,還拍了照片留念。

 

隨着這些傻傻的、遙遠的、珍貴的愉快回憶浮現,突然間我醒覺,如今科技愈發達,人心愈迷失,我們香港人,過着物質豐富精神欠缺的生活,倘若能抽離和跳出金錢、物質的框框和枷鎖,快樂其實很簡單。

BY 趙式芝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