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鄧小樺

作家,著有《若無其事》、《眾音的反面》等,亦在各媒體撰寫專欄及評論。為《字花》創刊編輯,現為香港文學館總策展人、文藝復興基金會理事。

十年思潮

 
十年思潮

最近潮流興「十年反思」,臉書上突然人人在講十年前的自己。或者是2016年一開始就很難過,幾件叫人心情鬱悶的大事壓下來:銅鑼灣書店數人失蹤,高鐵與跨境執法,香港人還在飲鉛水,李國章就做了港大校委會主席,全民退保被抽水……2016暫時實在不能讓人看到希望。沒有期待。

 

十年前的2006,應該是我開始進入公共領域的日子,一來是與友人一起創辦文學雜誌《字花》,此外就是梁文道邀我一起主持港台節目「思潮作動.文明單位」,大概做了四五次便由我接替他做主持。思潮作動是當時在做藝術中心總裁的茹國烈以西九文化區之建立為大勢,與港台洽談了這個晚間的文化節目。我的「文明單位」放在周一,主要是講書和文化話題,而眾所周知在書和文化之下並無不可接觸的禁區,於是也會談談當時社運行動、爭議事件,據理而談便可以,知識和分析總是導向理性和建設性的,沒什麼激進,也沒什麼不可激進。

 

在自由度之下,我能做大的卻是文化推廣,不少電影、文藝節慶、戲劇等等,發現這是一個有效的推廣平台,可以好好談創作的理念,我作為主持能夠把文藝的主題unfold。我做了一年後,便開始很多文化節目前來洽談。直至2011,我往dbc任全職工作,辭掉思潮作動主持,邀請梁偉詩接任。此後,思潮作動便與我無關。

 

如今思潮作動被結束,差一點便足十年,我還是心有哀傷的。謠傳說港台內部有聲音要換走全部黃絲主持。老實說,政治風氣激進化,網台力量和鍵盤戰士才是主力,講激進何時輪得到思潮作動?只是佔中後的政治報復或清洗吧。只是可惜,因為政治的影響所及,文化的場地卻要同時被消失。一直認為人的精神層面與品味,比實際的事件演變更重要。文化場地要耕耘出來,是需要時間和心力的,而它又偏偏不會見到即時的效用。

 

把公共領域中的溫和理性空間收窄,社會必定更趨激進化。反過來說,現在已不是獨善其身便可保命的時代,專心耕耘文化、不涉政治,不見得就能保住那一片自由耕地。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賣書都要被失蹤,不過是生意,竟然有越境執法,而且上到與英國爭奪公民之身份的層次。2016,叫人驚詫的事可能陸續有來。譚嗣同:「誰知羲仲寅賓日,已是共工缺陷天。」

BY 鄧小樺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