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鄧小樺

作家,著有《若無其事》、《眾音的反面》等,亦在各媒體撰寫專欄及評論。為《字花》創刊編輯,現為香港文學館總策展人、文藝復興基金會理事。

認識沼澤

 

20130407203650

 

朋友說,他是沼澤,你不要靠近。

 

沼澤是長年累月的積滯,表面上看不出來。沼澤表面上可能是陽光的,健談的,樂於助人的,充滿技術性的可愛的。就像沼澤表面多有落葉覆蓋,才會有人不慎踩中而深陷其中。有時我已經不想告訴別人,他是沼澤,因為別人也許不會相信。

常見的沼澤特徵在於,他們自命低調,有着沼澤深褐的色相,自詡不喜居於亮光底下,閃避鎂光燈;然而一旦有別人顯得比他們亮眼,燈光匯集在他旁邊那人身上,沼澤就渾身不適,從身體深處開始扭曲,臉色不豫。沼澤需要極大的尊重,但同時又絕對需要聲稱自己不需要被特別對待。一旦有人當真、隨隨便便,沒有給予沼澤足夠的重視,沼澤就會露出沼澤的本相,一齣難以落幕的劇本就此開始。

 

沼澤喜歡拷問別人,直率的人會被沼澤套得人生和盤托出,但沼澤本身什麼秘密都不提供。沼澤無法直接談論自己,因為他們內心有深不見底的深淵,那裏面是長久的傷害與扭曲,已經無法追溯,連沼澤自己都不能面對。

 

沼澤會恨。一旦被沼澤的污泥捲沒,絕對無法脫身,只能任由污泥纏繞褲管或者一直沒過身體。而沼澤之所以為沼澤,乃由於沼澤的恨意,並不由理性支配,只要沼澤把你放置在某個可恨的位置,無論你做什麼,沼澤的泥濘都會自行捲動,以他的敘事沒過、覆蓋你的一切。你曾經傷害沼澤、你沒有傷害沼澤、你曾經對沼澤好——都無關重要。沼澤已經將你放置在那個位置,劇本已經開始。

 

目前我的功課就是,去理解,你所做的一切,都不能改變沼澤對你的看法或行動。只有沼澤自己可以改變自己。我是所謂努力積極的人,有時以為「這麼小的事不值得搞成這樣」,以為彌縫修補、直接對話,可以改變沼澤。其實是個很大的誤會——以為什麼都可以由自己一力修補。人到中年的功課,就是接受有些事情是自己無能為力的。對沼澤,只能等待。

 

也許有時我也很想變成沼澤。用一套敘事,為自己所受的傷害或者僅僅小小不快,都找到一個外在對象來負責,把他解釋為我一切痛苦的來源。這樣真的舒服、簡單、輕鬆。不過遇到問題,我的方式還是向內反省自己的責任、向外尋求溝通解決的可能,這樣看來,我還是和沼澤南轅北轍的。也祝福,我見過的沼澤們,他們的人生會過得輕鬆一點。

 

BY 鄧小樺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