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傑 ChanKit

記者,正職寫字拍照,文章及照片散見《號外》、PMQ Design Extra等。工餘經營複合式空間【貘記】。
貘記:www.facebook.com/hellomakee
個人IG:@chan_kit
旅行筆記:www.facebook.com/youknowhere

陳傑:泡一壺咖啡,到鴨川野餐

 

WIFE and HUSBAND 01

最初注意到WIFE&HUSBAND,因為一幀照片:地上一整塊草綠,天空拉開一片藍;穿戴素淡整潔的一對夫婦,正在河畔野餐,姿態優雅而從容。
那畫面那氛圍,實在浪漫得脫離現實──而這是吉田夫婦的生活日常。

二人定居京都,太太叫幾未,先生叫恭一,於北大路經營咖啡店WIFE&HUSBAND,去年盛夏開業,稍遠於市中心,可也難得靜好。

 

WIFE and HUSBAND 02

WIFE and HUSBAND 04

跟許多京都小店無異,咖啡室設在爬滿歲月痕跡的民宅,每件傢俱每個擺設,都見一絲不苟的細緻,典型日本陳列美學,討人歡心。

 

WIFE and HUSBAND 03

但,這不只是另一間小清新小文藝咖啡店,想要說的還有更多。
門外掛著的桌椅,靜靜透露端倪:這裡當然歡迎客人進來享用咖啡茶點,同時罕有地提供野餐外賣服務──包括滿滿一壺熱咖啡,陶瓷咖啡杯(若點的是冰咖啡,可要求選用酒杯盛載,想想那是多誇張),還有自家製乾果蛋糕,包好後整齊放進籃子裡。

 

這樣一套野餐籃組合,要價每人一千日元,已能享受個半小時的閒逸。
再風雅一點麼,古董小圓凳、摺桌、長椅、太陽傘等工具,同樣可供租借,每張數百塊日元,兩手空空,也可給自己一場心血來潮的野餐,完全為怕麻煩的城市人帶來方便。

 

地點是更大誘因:離開咖啡店走一百步,就是著名地標鴨川,是京都水源和生活血脈;河道兩旁的草坡,為在地人預備了橫貫整個城市的野餐場地。
春天的櫻,夏天的綠,秋天的紅,冬季的白,成為野餐時的額外甜點。咖啡仍然一樣,四季已經流轉。

 

WIFE and HUSBAND 09

把咖啡店搬到天地之間,嘗到的會否更多?
「一直住在鴨川附近,以前還未開店,巳經會和家人攜著便當到河邊去吃,或者喝喝咖啡,感覺蠻好。」吉田先生發現,客人野餐回來後,有點不一樣:「臉上不自覺流露著出發前沒有的表情,煥然一新似的。」

 

WIFE and HUSBAND 08

WIFE and HUSBAND 07

WIFE and HUSBAND 05

野餐固然快樂,但吉田不欲看到之後的環境破壞。「用完即棄的外賣餐具,與我們的價值觀不符,那就乾脆由我們提供外借餐具吧。」

 

夫婦二人倒真的不喜浪費:店的前身是關東煮食肆,稍經修繕,保留從前格局,滿是繼承味道;曾經坐滿客人的櫃檯,成為現在的開放式水吧,咖啡在人們眼下慢慢沖泡,是注目點之一。

 

WIFE and HUSBAND 06

那些古道具陳設,有的沒的,氣質一貫;天花垂懸的乾花,都是店子開幕當日的賀禮,好些是兩夫婦結婚當天使用的花束,將燦爛延長至今時今日。
「很久以前已深深地對舊物著迷。」吉田先生坦言:「感覺不到新物件有同一種魅力哩。」

 

一年過去,WIFE&HUSBAND開始在京都打響名氣,來吃喝的人多,在這展開野餐生活的人亦不少。

 

WIFE and HUSBAND 10

想起世界各地那些提倡野餐的民間組織,兩口子,一家店,力量是小,但有本領成為生活革命的推手,亦讓京都人(及外來客)重新發現鴨川的美麗。

 

又想起「東京野餐俱樂部」創辦人太田浩史曾經談及野餐權:野餐是基本人權,亦是探討公共空間運用的社會運動。

 

而野餐代表的,其實是選擇自由:諸如吃甚麼,在哪裡吃,懷著怎樣的心情去吃,都是一種選擇。
需要付出的,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百步。那短短的步程,將會帶你看見新的風景,新的可能。

 

WIFE&HUSBAND
京都市北區小山下内河原町106-6

BY 陳傑 ChanKit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