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如風

字戀狂。爬格仔維生,趕死線為常,卻以此為樂。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

復蘇的折翼天使

 
復蘇的折翼天使

在香港醫學博物館看藝術展覽聽來堅離地,但近來最震撼我的一件藝術品,的確出現在這裏,是中國藝術家章燕紫的裝置《復蘇》。在一個疑似病房的擔架牀上,有一雙天使的翅膀,藝術家解畫那是為了向一位醫生致敬。

 

鐘擺回到1942年日治期間,一位名叫Dr. Robert Cecil Roberson、專門研究細菌的港大病理教授,被軟禁於病理檢驗所受盡折磨,他不甘受辱,就在檢驗所跳樓自殺。七十多年後藝術家站在教授嚥出最後一口氣的地方,深受感動,親手把無數紗布撕成碎片,裹着中草藥材,拼貼出了一雙天使的翅膀代表醫生已重獲自由。

 

從來,我們都知道死不能解決問題,但世情更向我們展示,因為怕死我們寧願製造更多問題,甚至埋沒良心。我深信,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曾經也面對與Dr. Roberson類似的掙扎,在九龍塘東鐵的列車上,選擇噤聲上車北上,還是落車把內情公告天下,承受兩個完全不同的結局。

 

醫學博物館的所在地是一座百多年的法定古蹟,建築物最初是香港第一所專為公共衞生而設的臨牀化驗所,旨在控制當年的太平山鼠疫以及預防其他傳染病,變身為醫學博物館二十年。其實醫與藝又怎會風馬牛不相及?生老病死,傷病、醫治再傷病就是我們的人生,而每次治癒的過程都會令我們上了一課,啟發我們一點什麼的。身邊認識不少醫生朋友的第二事業是藝術和收藏,葉承耀醫生與病理學家侯勵存醫生都是收藏家,林文傑醫生甚至以他的折光畫揚威畫壇。

 

翻查資料,Dr. Roberson原來也是個畫人,半生人畫了不少水彩風景作品,港大有收藏他部分畫作。對於一位見慣生死的醫生,尊嚴比死更貴重。如果當年他沒有選擇跳下去,會是什麼光景?博物館另外一件震撼我的作品,是館藏一位「無言老師」捐贈的心臟,它泡在藥水裏不知人間何世。這是標本不是藝術品,但它很美,它是一顆有良知的心,不知是否屬於那位寧死不屈的教授?

BY 馬如風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