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詠詩

劇界最炙手可熱的女劇作家及演員,作品笑中有淚。曾以獨腳戲《破地獄與白菊花》獲第十八屆香港舞台劇最佳女主角(喜/鬧劇),《香港式離婚》則獲第二十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劇本。

瘋狂陪月(2)

 
瘋狂陪月(2)

好了,剛生完魔嬰,產婦處於「上又漏(奶)下又滲(惡露)」的非常情況下,我還要面對一個自己找來的不速之客,瘋狂陪月JJ。

 

誰知道,第一天,已被JJ洗壞了一整機衣服。任何一個有常識的人,都不會將大人嬰兒貓牀墊一併丟入洗衣機,然後不晾衣收工離開,然後全機衣服染色黐毛最後臭掉。

 

這只是整個悲劇的開始。

 

陪月不包洗衣服,OK的,那你就專心照顧產婦(即是我)的飲食好了,就是煲湯和煮坐月子餐。坐月子餐只有兩個最高任務:保持產婦奶量、惡露排清之前的調理和惡露排清之後的進補。我不懂,陪月應是專家。應該⋯⋯

 

噢她又突破了人類的極限了,她不是搞不懂產婦要吃什麼,而是不屑去跟;她不是有什麼卓越的高招,而是根本不懂烹飪。

 

OK,其實簡簡單單的家常小菜,只要不「犯禁」,我是絕不苛求;但我再回想當中發生的點滴,有更多案例,說明了根本不是她會不會烹飪的問題;她善良得很表面,內裏根本是貪心又黑心。

 

例如她買一隻有機走地雞,我們從來沒有吃過雞腿,甚至較有肉的部分都欠奉,她把所有雞件斬得好細好細,看上去就像餸頭餸尾;問她為什麼整隻雞的雞件只有這麼少,她說:「請陪月要包伙食架!」對,她把我的雞吃光了。

 

好難失手的燉湯(就是把所有材料放進去燉盅三個小時就成了),在她手中,會弄得很淡很淡;她不在場的星期六日,我自己燉,發現湯比她弄的濃好幾倍;後來我在她工作時,故意突然撞入廚房,發現她正在喝我的燉湯,還在說「在試味」,試味要裝滿滿的一碗嗎?對,她有喝我的湯,喝完就把一碗滾水倒回鍋中。

 

她還很喜歡用我雪櫃內的東西,做一些只有她能吃的東西。

 

例如,我產後回家第二天,她興致勃勃地為大家整下午茶;留意,我連午餐都未吃。

 

她整了幾隻烚蛋,切碎,然後將所有碎蛋,塞了進去蛋白醬的瓶子內。為什麼她不將蛋白醬用匙舀出來用?她說,這樣方便儲存。對,蛋白醬就這樣整瓶報銷了。

 

「我有傷口,能吃蛋嗎?我能吃生冷東西嗎?」

 

「吃少少不怕的。」她裝淘氣。

 

是,JJ,一個收兩萬多元一個月的「專業陪月」,覺得,一個剖腹生產的婦女,在產後第二天,吃生冷蛋白醬三文治,是,沒有問題 。

 

可能她真係「鬼妹仔」啦。但我有必要在這階段請個鬼妹仔嗎?

 

「謝謝你JJ,可是,我驚傷口發,還是不吃了。」

 

「哦不怕的,你可以吃蛋白,吃蛋黃才會發。」

 

「但⋯⋯你把蛋黃都撈進去了。」

 

「呵不怕的,你可把蛋黃挑出來。」她笑得更燦爛了。

 

我那一刻,想挑的,真的不是蛋黃。

 

她離職之後,我和另一個陪月提起她,她說:我自己對食物有留意算走運了,JJ根本完全不理產婦飲食;JJ最出名的一次,是僱她的產婦牙肉腫,她滾了個芫荽皮蛋魚湯給產婦「下火」,產婦「涼」得暈倒入了醫院。

BY 黃詠詩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