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at CheFelix

從IT走進廚房,由香港獨立私房菜到澳洲米芝蓮餐廳的back house,在網絡世界與大家分享有血有汗又好笑的的廚房初哥史。

暫別吧,讓犧牲變得有價值

 
暫別吧,讓犧牲變得有價值

丟臉,應該是這裏唯一一篇邊哭邊寫的日記。他媽的廉航沒有提供衞生紙,一個紋身胖在高空三萬呎哭到個豬頭一樣把旁邊的乘客都嚇壞。

 

香港,這個城市很熱鬧,太熱鬧,這裏的人走路很快,甚至在扶手電梯上都要用走的。這裡的空氣不大清新,有時候人也不大友善,聽起來好像什麼都比不上澳洲。但縱使其他國家怎麼好都比不上香港的,就是這裏叫做「家」。我們的「家」裏從來不會完美,比五星級酒店骯髒一點,混亂一點,我們對家裏的廚房牀鋪總有提不完的意見,常常說這裏不好,那裏不夠,but this is where we call home。

 

離開「家」久了,總會想念,收不起也騙不了。

 

回來香港前沒有特別大感覺,甚至回來後也沒有,反正就是趁悠長假期完結前回來看看家人朋友,然後就回澳洲繼續工作了。三個星期下來,朋友不算見很多,家人女朋友倒算是常陪伴。吃了想念的太后綠豆湯,見證了兄弟的大日子,也見了要見的人做了要做的事,功德圓滿也收拾好心情回去繼續努力工作。然而不捨的感覺卻一直到在登機閘口的一刻才突然湧現。

 

跟王老闆道別的時候沒有傷感,因為她計劃三個月後要回來嘛,而明確的期限的確是最好的安慰,所以說再見都是笑容滿面。

 

相反與父母小妹則暫時不知道什麼時候再見。

 

剛好遇上母親從機場下班,來到登機閘口送我上飛機,她一向是個感性卻不擅長把感情外露的人,但在登機前一刻卻主動要求一張擁抱的照片,他的不捨我清清楚楚的感受到,看見她想忍又忍不住淚水,想說又說不出話,霎時自覺是世上最不孝的人,但當時能做的就只有給她一個最用力最真心的擁抱……

 

轉身往飛機走的時候眼淚早已忍不住,想起父母,想起家裏厲害的小妹,想起在老人宿舍的奶奶,當然也想起王老闆。就這樣一直從香港哭到新加坡。

 

去年走的時候,我什麼都不是,包括自己以內的所有人都以「工作假期」的「一年」為期限,像剛才說,明確的期限是最好的安慰,所以當時大家都很平靜。但今天的離開,帶着Chef的身份,有着非常明確,但更辛苦,更難,需要更長時間才能達成的目標,讓我們都知道這次道別再不是一年半年就能了事。

 

我一直以為自己很幸運,因為我的理想能夠實現,自己的努力遇到欣賞我並給我機會的人,甚至可以在外地發展,為愛人家人未來開拓更多可能。直到今天晚上才發覺原來我自以為的幸運其實只是美化了自己的任性,把擔子推到家人身上,原來我欠他們的比我想像的還要多,原來他們每天都在犧牲。而我卻在自命清高地追逐他媽的夢想。

 

我以為自己的夢想沒有代價,原來都是別人在承受着……

 

飛機上傳來母親的短訊,說成功與否已經是他們的驕傲……是多麼自慚形穢,值得讓人驕傲的是你們兩個老人家還有默默為家裏付出的小妹。

 

說到這裏無言了,什麼加油努力一定得,現在都只是空談廢話。既然決定了,沒有失敗的資格,也沒有離場的退路。

 

The show must go on,完。

BY Fat CheFelix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