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at CheFelix

從IT走進廚房,由香港獨立私房菜到澳洲米芝蓮餐廳的back house,在網絡世界與大家分享有血有汗又好笑的的廚房初哥史。

上軌道以前

 
上軌道以前

今天跟大家分享一個秘密,記得剛到澳洲時,沒有當廚師經驗的我只有不怕害羞和一桶滿滿的熱誠,一心想著當Chef的目標向前。

 

但結果當然不是計畫般那麼順利,一番轉折後,因為無數的挫敗,因為生活的壓力,我迷失了放棄了。

 

有一天經過一家咖啡廳,看見他們要kitchen hand,就抱着也算是在廚房工作的心態應徵了,結果也被錄用。

 

黑工一小時17澳元,星期一至四上班,朝六午四,聽起來算不錯,但這是一家不用煮的咖啡廳,麵包蛋糕鬆餅全從外面買回來,只有沙拉是自己伴的,而我的工作就是洗切食材,清潔廚房洗盤子杯子洗廁所刷馬桶,當時也沒有覺得委屈,反正是一個過程吧。

 

可是有兩個問題,第一就是廚房的老大是一個中年哥倫比亞女人Nina,為人非常討厭而且有種族歧視,她對我切洋蔥紅蘿蔔不是每一片都一模一樣而大聲疾呼不是問題,我當那是我做不好,但她做的東西,一。點。都。不。好。吃。這是大問題,我做起來都覺得對客人不起,怎麼做下去。

 

還有就是剛提到,這個所謂廚房,都是用現成的東西,不用煮的菜,這絕不是我想留低打拼的地方。一天都不想多待。因為在那裡工作,我每一秒都在想我自己不是屬於那裏。我一開始都不敢跟別人說,覺得辜負了別人的期望,辜負了自己的夢想。

 

於是在第三天下班後,我就跟老闆說這不是我想要的,我不開心要走。

 

就這樣在這家咖啡店做了三天kitchen hand,這就是我在澳洲的第一份工作,也是我在「廚房」的第一份工作,故事不是大家想像那麼神奇與美好吧。

 

但因為有這個差勁的開始,讓我更會珍惜更努力現在的工作。請不要再叫我回去當kitchen hand了!

BY Fat CheFelix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