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ILVIO CHAN

二十六歲 平面設計師 天天買衣服

三十六歲 時裝設計師 日夜造衣服

五十六歲 閒雲野鶴 終日對住衣服嘮嘮叨叨

Silvio Chan:發票裏的型人(下)

 

發票裏的型人下 01

觀看是一件神奇的事,
看見誰,錯過誰,完全不由自主,
一合眼,一低頭,
可能改變一切不期而遇的風景,
花兒謝了還再開,葉子枯了還再長,
錯過了人,不知何時會再來,還會不會來,
旅行是我閱讀世界的一種姿勢,
速寫是我和愛人的一種交談,
我把他們畫下來,定格在發票上,
他們與我航迹交錯的瞬間,
最能體現日本人的物哀之情。

發票裏的型人下 02

4月29日(金) 黃昏
代官山蔦屋書店
尋找書店途中,
誤進一間帽子店CA4LA,
在這裏我買下旅途中的第五頂帽子,
我購物無所謂掙扎,
該買的時候會買,該放手的時候放手,
到達蔦屋天已黑,
太多人像我一樣慕名而來,
想靜下來獨享悠閒時光是不可能,
書我不看了,改看人,
轉角處一黑衣女子最吸引我,一米六不到,
膽敢穿oversized長大褸,
一看便知絕非等閒小輩,
我曾確信長大褸只屬於一米八以上的人,
如今她這樣穿,我又確實喜歡,
我試從不同角度偷看她,
可是都無法窺其全貌,真有幾分禪機,
此刻一米八的我就像一個小粉絲,
圍着一米六不到的她朝拜,
她高大像座山,我低到塵埃裏,
由始到終,她沒看我一眼。

發票裏的型人下 03

5月2日(月) 早上
傳說中的九頭身
離開東京,我去了白川鄉,
晚上住宿富山,
因為前兩晚在Share Hotel睡得不好,
今晚扮豪客,入住四星酒店,
這晚睡得特別香,
我是用飢餓來計算時間,毋須鬧鐘,
肚子會告訴我什麼時候該起牀,
車站附近食市林立,
從飯店往窗外看,
一個九頭身女子騎在自行車上,停在斑馬線前,
專注地看着手機,
良久,不動,
九頭身,我不羨慕,我也有,
她的氣質,我沒有,
這樣的女子,
連上帝都會嫉妒,連魔鬼都會瘋狂,
從她的表情,我估計她被飛了,
被撇下的她會不會看不開,
不甘心,做傻事?
我看得發呆,忘記了點餐。

發票裏的型人下 04

5月4日(水)晚上
穿古著的牛仔
搭上往代官山的列車,
在Anjin餐廳與朋友共餐,
餐廳就在蔦屋書店的二層,
牆上放着一套套七十和八十年代的舊雜誌,
全是陪我成長的封面,
看着看着,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回家的地鐵內,
遇上一個古著男孩,皮背心,牛仔帽,
一身打扮滲透五十年代美國牛仔範兒,
在車廂人羣裏很是突出,
他身上的行頭,憑我經驗,不是奢侈品,
不像購自名牌Ragtag二手店,
應該是涉谷的Jumble store,原宿的Chicago,

或下北澤的Flamingo。
他用心打扮,去那裏?去會誰?
那個晚上我會上了我的好友,吃得開心,
他可有會上他的朋友?我就不得而知了。

發票裏的型人下 05

5月8日(日) 午後
型大叔與四隻狗狗
狂風大雨,半身盡濕,
幾經辛苦才找到日本民藝館,
我來的目的不為館的收藏,
而是想目睹民藝館的大谷石玄關地板,
大谷石容易風化,粗糙表面有洞孔,多用在外牆,
用在室內從未見,我不得不另眼相看,
所以非來不可,
離開民藝館,回駒場車站候車,
車站人潮湧動,令我崩潰,
像廣西的轉山路看不到盡頭,
我只好躱在一角,靜靜地看人,
人羣中有一位大叔帶着四隻小狗狗,
大叔皮膚黝黑,打扮粗獷,有點山口組的氣質,
帶滿Chrome Hearts指環的手拖着四隻小狗狗,
小狗圓滾滾的,腳短,走起路來很卡通,
其中一隻小狗的毛被修剪成掃把狀,效果更顯Kawaii,
看看Kawaii狗狗,再看看山口組大叔,
竟然看到大叔散發出一點女性的溫柔。

生命不長不短,
剛好夠把東京型人畫下來,
看了想看的,畫了要畫的,
有的人畫下來,有的人錯過了,
沒有甘心不甘心,
明天回家,
繼續生活在郁悶的香港。

BY SILVIO CHAN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