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ILVIO CHAN

二十六歲 平面設計師 天天買衣服

三十六歲 時裝設計師 日夜造衣服

五十六歲 閒雲野鶴 終日對住衣服嘮嘮叨叨

Silvio Chan:無叛逆 不時裝

 

她一雙手,挑動時尚天下反,

反一切僵化的標準,

由其美與醜的標準,

她一生苦苦追尋兩者的關係,

對醜的迷戀近乎偏執與癖嗜,

作品中一次又一次論證,

醜並非美的對立,

自然並不一定美,

人工合成不是必然醜陋,

醜並非不得人心,

完美不一定無瑕,

這些美和醜的獨特看法,

顛覆了傳統的觀念,

如同佛教禪宗的當頭棒喝,

擊中我們早已麻木的神經,

促我們醒悟,

重新思考一直被灌輸的主流價值。

 

 

美與醜不是對立,

是一對戀人,

川久保玲的設計,

常常突顯兩者的矛盾,

設計怪誕滑稽, 畸形變異,

太美是有罪的,

太美把我們推向絕望,

讓我們看到其驚鴻一瞥的永恆,

然後要一輩子去苦苦追尋,

太醜同樣令人無法接受,

因為俗世的概念把醜等同惡,

川久保玲巧妙地把美醜混為一起,

美醜變得模棱兩可,共存共生,

只有美,脫離人生,

只有醜,讓人郤步。

 

 

大自然不一定美,

工業不是必然醜,

傳統認為自然就是美,

其實大自然並不只存在美,

很多奇醜的東西在大自然都能找到,

比如巨花魔芋,俗稱死屍花,散發着腐臭氣味,

這種植物的氣味犯了人類的文化禁忌,

然而這植物是天然的,為什麼令人類可憎,

川久保玲反思氣味的意義,

香水與衣服的理念貫徹如一,

因此推出了多款被認為怪味的香水,

混合香煙汽油味的Tar,

生鏽味的Garage,生薑味的Soda,

還有印刷墨水味的Artek Standard,

氣味對於川久保玲來說,就應該與生活息息相關,

敗壞惡臭也能存在美,

如同臭豆腐,我們愛不釋手。

 

完美不一定無瑕,

享譽全球的Savile Row,

從量體裁衣到修改,精準無比,

加上版型合體,手工完美無瑕,

可是百年不變,無瑕開始變得乏味無聊,

精準令人煩惱不安,

無瑕優雅有之,性格不足,

完美跟不上時代,

如果你只需要完美無瑕,

你根本不需要設計師,

找個工匠就可以,

川久保玲把完美解構,

讓衣服縮水不平整,

左右不對稱,內裏外露,

完美不再無瑕,有缺才完美。

 

 

誰說醜的東西賣不動,

她不認同醜是成功的障礙,

美不是現代商業的唯一驅動力,

Dover Street Market在全球共有四家店,

紐約倫敦東京北京四個城市,

倫敦店2004年開業,

年銷售額在五百萬英鎊左右,

不能說賣不動,

美的東西大同小異, 陳腔濫調,

來來去去都是華彩奪目,

完美無瑕, 嬌美可人,

消費者討厭這些老生常談, 俗不可耐的思維,

醜表露出一種貴族的傲慢氣質,

暗示不必取悅於任何人的自信,

這樣的態度消費者更買賬。

 

最美的年代,最醜的年代,

當美進入極度商業化的時候,

降格為經濟與商業博弈的籌碼,

美走上庸碌猥瑣的世俗路上,

量產的美變得廉價與膚淺,

美原是稀缺資源,

因此醜的出現順理成章,

廉價的美像一系列接連的假說,

川久保玲設計裏的醜便是對這連貫序列的生硬打斷,

如當頭棒喝,使我們頓悟,

川久保玲的時尚觀早已脫離世俗,進入哲學,邁向宗教。

BY SILVIO CHAN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