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偉文

填詞人,其實最鐘意買嘢,最憎寫字,星期日盡可能唔寫字,去買嘢。

Wyman Wong:關於「唔著得乜嘢色」

 

 

唔著得紅色

 

某朋友最近突然愛上風水命理,一頓飯下來,已幫席上每一個人都起了個「盤」,對不起,不太信呢味嘢的我已經忘了他是何家何派的術數,只記得他說人人都是金木水火土其中之一種命格,而我那種命應該多穿紅色,因為旺我云云。

 

這和我以前一直無心聽回來的「基本玄學101」的版本有些不同,我好像記得有套講法叫做「紅色唔係人人都受得㗎」,意思大概是一介草民不小心坐上了龍椅一定會暈那種頂佢唔住,所以地球上屬於「普通命格」的絕大多數人最好咪試blah blah blah……

 

不禁令我想起多年前十分尊重玄學寧可信其有的李蕙敏小姐有次買了套超級靚的山本耀司showpiece拍唱片封套,那個顏色我叫它經典的Yohji Red(因為Yohji其實幾乎只用一種red),然後好像到拍照那日才猛然省起「唔係人人受得起紅色」這個說法,但又不捨得不穿那條真係好靚的大師傑作,結果是照著照拍,但相片出來後,要電腦執相,是的,在那個堪稱「P相石器時代」的一九九幾年,千辛萬苦把紅色tune成深藍色……到了廿年後的今天,由頭紅到落腳的歌手演唱還是很少見,不知道是因為這個顏色本來大家就很怕著,還是因為那種陰陽術士的說法真的那麼深入民心,又還是只因red carpet現已玩得太濫各人不想「黐地」咁簡單而已。

 

我呢,有點鬥氣,試過在同一個頒奬禮穿了兩次全紅色,結果一年食白果坐足一晚,另一年可拿的獎都被授予了,不知道算不算破了那個玄學傳說。

 

其實活了快50歲人,我覺得自己唔著得的顏色只有那些令我面色不好的,例如啡色,或視效說不出奇怪的,首推肉色。

BY 何利利
BY David Wong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