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底在香港做女人有幾大壓力?「唔好拎一個貴過你上司的手袋」、「49+1不能作青春打扮」有無一個講中你心聲?

 

Salma Kadir
Fashion Designer


「雖然我是一個設計師, 其實我什麼都做, 不只局限於時裝, 所以, 我較喜歡別人稱我為creative person 多過designer。你居住城市的思維開放程度,直接影響你的生活態度,我住倫敦,穿衣態度當然唔似亞洲那麼多規限, 如香港老師着衫保守,我有一位倫敦朋友,他便是一位幼稚園老師, 全身佈滿不同的紋身, 沒衣服能夠遮蓋得住, 卻沒人因此將他定性為壞人, 甚至黑社會教壞細路。其實,紋身早已成為一種fashion item, 我覺得就等於穿耳, 點解穿耳的人可以當老師,紋身的不可以呢?」
「另一個例子, 英國入境處的職員穿著制服, 頭髮顏色卻是紅紅綠綠十分常見, 這就我所說的不同國家對身份、形象概念的不同。」
「身為設計師, 從來沒有緊貼潮流的包袱, 我深信, 時裝潮流正是我們作為設計師所創造出來的, 既然要我們營造這個fantasy , 應該更加多讓自己去嘗試不同種類的衣服, 而不只是fit on that trend。有時候, 某些時裝博客全身穿上當季最hit 打扮, 我覺得, 這算不上fashionable, 創作是無界限的, 無論創作及生活模式都不應該給框架所限制。我自己的作息習慣大概如是: 每天起牀, 暗地為自己訂定一個主題, 可以天馬行空, 例如今日vintage, 或者只穿藍色, 甚至以綠色假髮為題, 毋須特定原因, 想起什麼便穿什麼, 相當好玩, 且跟潮流完全無關, 就算我要外出開會、見客, 甚至只留家工作, 也不會影響每天為自己設定的主題。」

 

Erika Yeung
Housewife
「成為媽媽後,身、心、靈很大轉變,穿衣最明顯。以前先以顏色、時代感及美觀考慮, 萬事要先為孩子張羅, 再也不敢戴吊墜耳環,行裝要不背包要不走佬袋!」

Eleena Yu
Makeup artist
「自由工作, 外型沒有既定的準則, 酷愛頭髮染上不同顏色, 街上不論大人或小朋友均會投以奇怪眼光,我不太理⋯⋯都有停下來讚嘆一番的,外國人囉!」
Fan KWAN
Gallery Curator
「我已49+1 了!傳統上,對於一個50歲的女性, 也以一個步入老年的標準來量度; 我還未準備好。自知再不能扮青春了, 又不甘成熟, 很矛盾。社會對於選擇打扮較真實年齡小的女性, 還是嗤之以鼻吧。」
Carey LAU
Art Administrator
「母親認為長髮難打理, 從小到大, 我的頭髮從不過肩, 自此, 也不喜歡特別女性化的打扮了。」
BOBO KO
Graphic Designer
「辨公室OL,着得靚唔係易事。女上司會將你着太靚跟沒心機工作劃上等號,前輩朋友好心告誡『唔好拎一個貴過你上司的手袋』,對方拎Longchamp,你
去Zara 買個PVC 袋。」
Charlotte TSANG
PR
「中環上班, 個個架勢, 我想懶洋洋出門,心中便有無形壓力。女性比男性在同等條件之下,更易獲得關注和目光。人類只要長着眼睛,女人外表永遠都重要。」
Grace YAU
PR
「女生在外表上的規範,好像比男生多。讀書時, 長髮女生一定要把頭髮綁好,短髮不能過肩, 亦不可skin head。上班要化妝, 穿著斯文大方, 辦活動更要穿黑色,見客不容素顏。」
Kimmy MA
Housewife
「那天我無懼巴黎只得3 度的濕冷初春,讓身上的迷你碎花裙在鐵塔下飄呀飄,還以為, 只待四十歲時才收斂一點; 豈料不過一年之隔, 一隻只懂哭睡吃奶怪叫的小不點,讓我彎腰,朋友紛紛驚訝:你命中竟能容納一兩條牛仔長褲。」

 

Carmen Chan
A Founder of Powderlab Coffee
「我有濕疹,大髀抓得一撻撻,家人勸我唔好穿短裙短褲,我唔理,唯獨是夏天實在沒法穿泳衣,不得不向大眾眼光認輸!」
Dionne Wong
Secretary
「老闆不喜歡員工花枝招展, 有點圖案也不行, 花print 更是大忌, 衣櫃只有黑、藍色衣服, 連放假、甚至去旅行,也沒衣服可選了,超悶。」

 

Carey lau
Art Administrator
「女性踏入某年紀便要結婚組織家庭,『3』字大限臨頭, 定要急急完成人生大事。」
Eunice Mak
Account Manager
「Be tough,女人要成功,必須建立女強人形象。語氣輕柔, 穿着花俏, 偶爾情緒低落, 便馬上失去別人的信任。為何必須像個男人才算硬淨? 才被賞識?真正的男女平等, 應該尊重女性以自身優勢、形象、方法去建立事業, 而非期望女性仿傚男性的特質。」
Tiffan y Chan
PR
「普遍人對於女仔有很多特定觀感, 唔化妝, 給一些唔熟悉的朋友質疑, 夠膽素顏出街! 化妝的話, 同事又問『今晚有約?』。女仔穿裙與否, 都要夾腳坐低, 否則, 你就粗魯。皮膚黑唔好, 白有雀斑都唔好,做女人真煩!」
carmen LEE
Designer
「點解結咗婚就要戴婚戒? 堂堂一個承諾只靠一隻戒指約束? 還是靠隻戒指提醒自己已經結咗婚?」
Meiji Fung
Graphic Designer
「小時候去麥當勞, 媽媽規定, 食完一個包才食薯條, 直到初中, 我始發現可以掉轉次序; 估唔到一個潛藏『家規』幾乎誤導了我以為是真理。」
Meiyee Tsang
Teacher
「放假總要回學校工作, 其實, 是可以拿文件或習作回家處理的, 但, 彷彿回校心理上好過一點, 一方面執拾桌子,盤算一下工作的優次, 另一方面留校工作的衝勁總比在家大! 如果整整一個假期都不回校,感覺有點不安和內疚!」
Sarita Lee
Producer
「每次出席女兒家長會,我刻意穿上長衫, 掩蓋那些色彩斑斕的紋身, 只因最怕聽到『真是紋身嗎?』,這就好比『你媽媽是不是女人?』, 最尷尬的, 不獨是為問而問為答而答,而是後續的dead air。一般人對於一個媽媽的印象, 就是如此刻板。」
Ashley Pang
PR
「生活上, 我習慣每朝起身一定先飲一杯暖水和椰子油,唔做唔安樂。」

 

TF Chan
Journalist
「從小逼迫自己, 成為不用父母擔心的女兒; 成為不但看起來乾淨俐落, 做起事來也實力十足的人; 成為不會在戀愛中迷失, 彼此分擔苦樂的好同伴, 一旦角色扮演開始了,只得繼續:不好遲到、出門前要化好妝、為自己做好短/ 中/長期打算、對他人交帶、不會對愛人歇斯底里⋯⋯ 社會都有齊了不言而喻的律法,是嗎?」

TOP 5